苏因特因苏

这里苏因

杂食✔攻控✔性冷淡型写手✔

铁虫/盾铁/盾冬/锤基/雷安/安雷/出胜/欲沐/绿蓝/杰裘/all约/哈德/允西/殓摄/二大/龚大/绿赤/双赤/园医/策瑜/权瑜/雷卡/卡雷/雷帕/帕佩帕/凯柠凯/all雷/雷all

混原耽圈,快穿系列。
混游戏及游戏主播圈子。

最近🔒雷卡雷🔒

从受控到攻控的一个质的飞跃。

【萧苏初秒】记2019年2.8



——这是长块与腊八蒜的主场的分界线——

   

  

 

我某天晚上翻b站看到一个之前看过的一个很喜欢的日剧,手痒的戳了进去然后又沉迷的看了。


看了最刺激的两集后忍住心中的激动去群里跟她们吐槽了。


   

   

 

【新年新气象新沙雕——qq群中】

   

   

  

苏因:我现在还没法忘记我看的某部日剧

长块:……?

苏因:男主是个渣男,为了上位不惜一切代价,然后还利用了爱他至深到病娇的男配成功夺得身价一百亿的女配的欢心……

长块:……我靠

苏因:男主好渣啊!

苏因:但是莫名带感……

       

   

 

当然我的注意点不是身价一百亿的女配而是爱到深处自然病娇的男配小可爱【淦!病娇攻赛高!】忍耐不住心中的荡漾在床上翻滚了几圈后长块引起了另一个话题。

  

   

 

长块:……对了苏因

长块:……你

长块:……过年吃饺子吗?


   

 

  

    

饺子?

   

   

  

我妈过年的时候没弄……吧,反正我最近日上三竿才醒等于错过了早饭,没吃到饺子也挺正常的。

    

   

  

苏因:大白菜猪肉馅?不要大白菜……

华初:我最喜欢大白菜了

华初:嗯?你说什么

华初:【河鳝的表情包】

苏因:……对啊我最讨厌素菜了,一夹它们我都有种想要窒息的冲动,吃下去心里不舒服极了

  

  

    

本人作为一个十分正宗的食肉南方人,吃不得辣吃不得苦吃不得重口味吃不得素。每次聊吃的都有种欲言又止的感觉。

  

    

     

  

长块:……你们吃过腊八蒜吗?

苏因:腊八蒜……?

苏因:腊八蒜是什么

枯叶:同问

七秒:啊我们小学课本里提到过

华初:知道是知道

长块:……

  

  

  

用长块的话来说就是:腊八蒜这么好吃为什么你们不喜欢!

 

 

   

啊为什么呢?卖相不好,勾不起我的食欲,而且我不吃蒜。

    

     

    

【笑哭.jpg】

   

   

  

长块:【腊八蒜的图片.jpg】

华初:绿色?

华初:和苏因头上的颜色一样

苏因:……

  

  

喂喂,爸你一天不损你女儿你就不爽是吗?你是在针对我吧,你就是在针对我吧!

  

 

长块:……我誓死与腊八蒜站统一战线!!

苏因:……

  

  

 

长块,你这么力挺腊八蒜,腊八蒜本身也挺感动的了吧……

     

 

  

长块:等咱们面基我给你们包饺子吃!

苏因:好啊!我要肉馅的!

  

  

   

———这是南北方人差距的分界线———

   

噔噔噔噔!

   

  

北方人出场:华初,长块,粟子

南方人出场:苏因,七秒,枯叶

  

   

   

北方人发动攻击!

   

 

华初:啊,我饺子沾醋就是整个沾的,那味道……真是奇妙!

   

粟子:饺子的时候我都是沾一点的、不过一般我都是吃盒子的时候才放半碗醋。

苏因:卧槽,牛逼

七秒:好狠

七秒:这得有多酸

  

 

长块:你们吃腊八蒜吗?吃咸菜吗?吃鬼子姜吗?

枯叶:没

七秒:不吃

苏因:没吃过

  

   

   

  

南方人-10hp

   

    南方人-50hp

   

        南方人-20hp

  

                南方人-100hp!

   

   

  

你们北方人好厉害!!侬们素个狼银!

   

   

  

七秒:南方人决定退出战场

苏因:走,南方人,我们撤!

七秒:撤


 

  

南方人对上北方人,完——败。

  

  

  

  

———我是文豪野犬游戏的分割线———

  

  

华初:操,我又没抽到芥川的卡

华初:你妈的,为什么,ssr又不是芥川

华初:空间转发说说,保佑抽到芥

华初:妈的,芥好可爱

七秒:【同样没抽到太宰】

  

  

  

  

  

今天也是爱与和平的一天啊。


【萧苏初秒】感悟+关于cp+萧苏初秒家庭【?】关系

因为寒假关系暂时上网】

大家凑合着看吧】

另外评论我都看过了,谢谢你们!你们都是小天使ww我爱你们(๑•̀ㅂ•́)و✧】

这里苏因】

  

  

其实吧,很多时候也会想象自己和她们像是动漫里的人物,幻想着生活的刺激和梦幻,思考着每个人的个性特点暗戳戳的脑补。

  

后来发现,其实这样挺好的。

  

过年的时候,外面放着烟花,陪着她们一起守零点道新年快乐,一个人看电影的时候和她们吐槽电影的剧情和人物,遇到难以选择的问题的时候和她们一起讨论,难过的时候有她们安慰。

  

也许……没什么刺激的,带感的像电影一样的剧情,也没有狗血的家庭纠纷心理疾病。

  

但是这样平平淡淡的就很好,至少都很幸福。不用一个人孤独,有她们陪我勾勒未来的宏图,人生中能遇到几个知心好友,只愿在活着的每一分每一秒都让自己更开心一点。

  

好的,鸡汤就到这里。

 

   

    

各位新年快乐啊,2019年还望继续海涵!

(๑´ㅂ`๑)

   

   

 

另外这里有两个悲事和喜事。

2018年的10月19日,我与陌初正式分手了。

三年的缘分在这一天彻底断了,我的初恋也算没有了。

但是我觉得,这事大部分都怪我没有尽到一个cp的责任。

啧,我好渣……

 

  

 

2019年的2月5日,在华初的牵线下。

我与子夏相识并开始一段新的cp情缘。

嗯,大概是自省吧,我会努力尽到一个cp的责任。宠她,爱她,尊重她,支持她,包容她,逗她开心,不能让她不开心。

所以我在优质攻的路途上还要走好久啊【感慨】(毕竟我挺渣的?)

我圈子里最重要的两个情谊都是华初造成的,华初你是我的贵人吧【大声哔哔】

因为华初我入了一个凹凸世界的语c群,与七秒,萧白,长块她们相识。

因为华初给我发了四次好人卡然后成功让子夏来加我的qq了。

爸爸我谢谢你!

 

  

  

最后整理一下混乱的家庭【???划掉】朋友关系。

挚友·华初:苏因的爸爸。

挚友·七秒:华初的cp,苏因的妈

长块:华初……部下

挚友·萧白:苏因为了恶心她总是作死的叫“白哥哥”【请自行脑补超甜腻的声线】

子夏:苏因cp,原·华初小粉丝,现·华初儿媳

枯叶:苏因单方面认为最和她眼缘的学生【从某个语c群演化而来】

嗯……感觉也没说什么有趣的事情】

那就等到下一章吧】

因学业暂退网,取关请随意

毕业后回来

我……舍不得你们

自己做的欲沐视频!
望捧场qwq

av35711240

【欲沐】一角卷尘埃


*可以发文了!
*来自某欲沐群某太太的文梗截图!
*刚刚一直发布失败发不出去qwq
       
  
       
  
   
     那场雨,彻夜未停。
   
       
   
       
   
     心间朱砂痣,眼底白月光。
   
      
   
     “你在等谁?”
      
      
   
     即将与其举行婚礼的欲为从思绪中被扯回。
   
       
   
     他笑了笑。
   
       
  
     “没什么”
      
      
        
       
  
     初春的早晨还带着微凉,而婚礼的喧闹声让每个人的心里都由衷的热情,音箱传出一段段悠扬宛转是曲调,在场的人都谈笑风生,时不时传出高昂的笑声与祝福。
  
          
    
     即将出嫁的新娘着一袭白纱安静的呆在化妆间中,她看着镜中的自己幸福的笑了,身边的伴娘好友为了让她解闷与她交谈了一番,时不时的娇笑从房内传出来。
      
   
  
      
  
     欲为整理了番自己的着装,英气逼人,身边的死神奈文也不免啧啧称赞。他从落地窗看外面的人流。
   
       
   
     没有沐木。
    
       
  
     他自嘲的笑了笑。
   
      
   
     他不可能来的。
   
  
       
  
   
      
         
   
     古有虞姬为情赴死。
   
      
    
     欲为曾经也觉得会为了这段感情付出一切,他大大咧咧的搂着沐木的肩不在意的说着其他零零碎碎的琐事。
  
      
   
     当时阳光不强,但暖暖的照在了他们的身上,欲为当时看着笑的天真的沐木就暗自下定决心以后要赚很多钱养他。
  
       
   
     少年的笑犹如一道诅咒在他的心中,每至深夜都让他辗转反侧,难以入眠,每夜的梦都倒映着他们发生过的事,或快乐,或幸福。
  
       
    
     他每晚都在心中无声的流泪,流的久了,心中便难免留下一行淡淡的纹路。
 
      
   
     仿佛那些美好就发生在刚刚。
    
        
 
           

      
 
     今天是自己的大喜日,就先不要想这些了罢。

   

     欲为仰起头,看着窗外的天空。

   

     干净的蓝天中点缀着柔软无暇的白云,在空中缓慢的游动着。

   

     耳边似乎还有那人无忧的话语,每次听着都让人不免欣喜。

   

     连他自己可能都没发现嘴角勾起了淡淡的弧度。

   

     时间到了。

   

     欲为深吸一口气,又轻轻的呼了出来。

   

     他站在镜子面前,再简单的做一些整理。

   

     自己要结婚了。

   

     心中依然有点不可置信,随即涌上点点涩意。

   

     但对象不是他。

   

     欲为敛了敛眼垂。

   

     已经过去很久了。

   

   

   

     洁白小巧的茉莉花散发着清雅的香气,美艳大气的红玫瑰大胆的绽放着自己娇媚的本性。

   

     “欲为在婚礼上摆的花样真是神了”

     难寻在婚礼现场看着布局和装饰,赞叹不已。

   

     他突然想起记忆深处那个男生。

   

     那段可叹可悲可喜可欢的记忆却终究是落下了层层灰土。

   

     就算抚尽表面的尘垢,那装载着回忆的匣子上的锁也早已生锈。

   

     如果当初没有那个意外的话,现在欲为携手相伴一生的人也许是他。

   

     主持人怀着满腔的感情开始诵读背的滚瓜烂熟的稿子,开头说了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事后终于请牧师与新娘新郎上台切入正题。

   

     “小姐,你是否愿意嫁先生为妻,爱他、安慰他、尊重他、保护他,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他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於他,直到离开世界?”

   

     新娘的眼中闪着波澜的光,涂着粉色口红的唇轻轻抿了抿,坚定的说。

   

     “我愿意”

   

     牧师点了点头,转头看向新郎。

   

     “先生,你是否愿意娶小姐为妻,爱她、安慰她、尊重她、保护她,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她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於她,直到离开世界?”

   

     短短几秒内欲为的脑海中突然涌出一大摞回忆。

   

     他看了看身边的女性,她回了他一个微笑。

   

     仿佛那个人在向他露出一个搞怪的笑容。

   

     “我愿意”

   

    

     但她终究不是他,他们是两个独立的个体。

   

     他的内心,他身上的每一处细胞,每一滴血液都在疯狂叫嚣着,都在大声吵闹着。

   

     【你不爱她!你不爱她!你骗了她!你骗了所有人!你甚至还想骗你自己!!!】

   

     欲为无言以对。

   

   

     【你骗得了所有人,但你骗的了自己吗?】

   

     这是蓝胖子和自己最后一次见面时说过的话。

   

   

     后来他再也没有看见过他。

   

   

     “沐木……”

   

     他用极小的声音轻轻呢喃着。

   

   

    他骗不了自己。

   

   

   

     如果世界上有一罐忘情水摆在欲为面前,其实他也不一定会喝。

   

      美好的回忆焦灼着他的心脏,但也是在他孤独夜晚中唯一的慰藉。这段无疾而终的感情是甜美的毒药,是让人沉醉的美酒。

   

     也是酸涩的青柚。

   

     但他不想就这样忘掉。

   

   

     牧师又说了一些杂七杂八的话,便让新婚夫妇接吻。

   

     要来了。

   

     欲为对自己说保持镇定,但心中最柔软的一处剧烈的颤抖着,那一段段悠远的回忆似乎要冲破心房。

   

     沐木……

   

     你为什么要离我而去……

   

     嘴上传来温热的柔软。

   

     好苦,好苦,好苦……好苦……

   

     难寻握紧着双拳,担心的看着台上的新郎。

   

   

   

   

     欲为突然想起自己第一次接吻。

    

     夕阳橙红色的光流入教室内,对方柔软的棕发,轻闭的眼,还有嘴上传来的触感与舌尖蜻蜓点水般的碰触。

   

   

   

   

   

   

   

   

   

   

   

   

   

      刚下过雨的地面湿漉漉的,沐木咽了口口水,谨慎的看着地面,以一种十分中二的姿势跳过了一个小水洼,成功跳到对面后朝欲为比了个大大的V。

      而欲为笑着看着他,宠溺的回了一个V,水洼映着两张笑容。

      似乎可以就此永恒。

   

   

      欲为面无表情的点开了烟,任由白色的烟雾在微凉的空气中弥漫,他的烟瘾在几个月前被他硬生生的戒了,酒瘾亦是。

   

      但每次将烟点燃的那一瞬间,似乎有什么值得怀念,他不忍心掐掉,当思绪回来时,一整根烟常常快烧到他的手指了。

   

   

   

    难寻站在欲为身边,沉默的看着他,手中握着一小杯盛着红酒的高脚杯,他将它轻轻抿了一口,随即一饮而尽。

   

      “难寻。”

     “嗯。”

     “你说为什么爱一个人会这么痛苦呢……”

     “……”

     “心中没有因为爱情所带来的甜蜜与幸福,反而只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涩意,更像一个一个噩梦纠缠着我……但是那些噩梦却是我唯一可以留恋回味的,它们是我最后一点点的心灵慰籍”

   

     欲为的声音越来越轻。

   

     “欲为”

     “这就是爱情”

   

     “为什么会这么痛苦呢”

     “因为你太爱他了”

     “为什么我又那么幸福呢”

     “……欲为”

   

   

     “你该放弃那段时光了”

     “你现在,已经结婚了”

   

   

   

   

     欲为看着渐渐由红转为灰的天空,双手不自觉的搓着双臂。

   

     “我好冷啊,难寻”

     “我好冷啊……”

     “我好冷啊…………”

   

     欲为说着说着轻轻呜咽起来,但他没有停下来。

   

     “我的太阳去哪了……?”

   

     眼泪不经本人允许的一颗一颗掉落下来。

   

     “明明今天是一个人一生中最幸福的日子,但是我为什么那么难受呢……?”

   

     他重复着同样的话,一遍遍的重复着。

   

   

   

     他该放下了。

     放下自己那满怀深情且无疾而终的美梦。

   

     因为我啊……

   

     最喜欢你了。

   

   

     被风覆盖的叹息消散在之中,似乎和几年前的那句话重叠。

   

   

     栗发少年身着透明雨衣,手中捧着一滩雨水,两只眼睛眨巴着看着这雨水。

     似乎是看见有人走过来了,他突然绽放出大大的笑容。

     “你来啦!”

     “因为我啊……最喜欢你啦!”
      
  
 
        
      
     
    
       
  
     今年,欲为27岁。
   
     沐木享年18年
   
     
  
   
   
 
    
   
【你停在了最美的年华,那我呢】
【你丢下我一个人,我该怎么办】
【沐木,沐木……】
【你让我怎么办?】
【你让我怎么办?!】
【你那么自私的离开了,在我的心里留下最美好的回忆,但是我呢?】
【我无法忘记你,我很痛苦,很悲伤……但我依旧不想忘记】
【我爱你】
【我爱你啊……】

哭!都给我哭!QAQ
【这回甜了不少诶】

ai成精系列QAQ
伪白的喜欢上你我很抱歉真的虐哭
欲沐的话!两个人都很可爱QAQ
鱼熊我已经不想说了QAQ

【欲沐】谁杀死了知更鸟【二】

*这章含大量鱼熊

*有角色死亡
*我……不知道鱼熊发生了啥也不知道他们的性格,这篇全部都是我在其他评论区看来然后盲猜的……
*主欲沐向,其他cp你们开心就好

*我怎么写文这么辣鸡啊,不能把想要的写出来。

qwq

    

   

   

  

05.

“欲为!早上好呀”

    

   

阳光温暖的笼罩在少年的身上,仿佛为他披上了一件镀金的长袍,他朝着不远处推自行车的另一位少年力度很大的挥挥手。

  

    

他笑的很放肆,那句早上好就这样冲进自己的脑内。

   

 

那个时候欲为就决定。

  

   

他要守护这个笑容。

  

   

   

06.

难寻已经不止一次调侃他们了。

      

   

“欲为简直就是沐木的护花使者哈哈哈哈但是只可惜沐木是一只红杏”

    

   

欲为像往常一样和他打打闹闹。

   

   

但是他听到那句话时心脏却不受控制的跳动了。

    

    

他扭头看向身边,沐木眼含笑意,嘴角弯起了一个可爱的弧度。

  

 

看到他望过来时甚至调皮的眨了眨眼。

   

  

心跳的更快了。

 

   

   

07.

      

   

【我喜欢你】

         

  

沐木用口型轻轻的对他说。

  

   

  

 

08.

欲为再次从梦中醒来,看着正前方的古钟一下一下的晃动着。

    

 

凌晨三点。

   

 

恶魔出现的时间。

   

 

悠悠的月光微弱的照了进来,欲为坐起身,帮身边的栗发少年理了理刘海,眼神沉沉的看着他,最后深叹一口气,给他掖了掖被子后起身下床,站在落地窗看着外面的世界。

      

 

引入眼睑的是一大片一大片郁郁葱葱的森林,延伸到远方到他看不见的地方。

   

  

每个窗户都是上锁的,玻璃的材质也不知道用什么做的,不论用什么都凿不开。

   

  

欲为揉了揉眉心。

  

   

夜色浓郁,恶魔进入梦乡,欲为打开房门向外走去,一开门就听到了有人再敲沐木的门。

  

  

他眯了眯眼。

   

  

 

是谁?

  

  

 

09.

上午八点。

   

   

大厅里的气氛僵的似乎没有活人一样。

头鱼是最后一个来的大厅的,他疑惑的看着大厅里的其他人。

虚伪看着他,欲言又止。

然后深深叹了一口气。

头鱼疑惑的开口问道。

“发生什么了?”

    

   

“头鱼……”

  

  

虚伪嗫嚅着唇。

  

  

  

“抱抱熊……死了”

   

   

   

  

10.

在头鱼心里,抱抱熊一直都是他心中的糖和刺。

   

  

不管他做了多傻的事,抱抱熊都会安抚的笑着,一遍一遍的说。

  

  

阿鱼,阿鱼……

   

 

后来也因为一些事情产生了分歧,一向温柔的抱抱熊火气也上来了。

    

  

那个时候两个人之中横跨着一大座冰山。

    

  

但是明明好不容易再次和好了。

   

 

温柔的抱抱熊还是那么温柔.

  

  

就是这样温柔的一个人。

  

  

就是这样温柔的抱抱熊。

  

  

死了。

11.

抱抱熊死的措不及防。

   

  

主办方给他们二十四个小时寻找杀了抱抱熊的真凶。

   

  

现在请鸽子去验人。

   

  

“抱抱熊死在了甜瓜的门口,但血迹延伸的地方是从瓦不管门口开始的”

  

  

“但是在厨房中发现了杀器。”

  

  

老白仔细的把已知的线索说了出来。

  

  

“有点针对我们啊”

    

  

游戏沉吟了一会儿后轻轻开口。

  

  

“总之先分头找吧。”

  

  

众人点了点头,便分散开来。

     

  

欲为将小沐木交给难寻。

  

 

手里紧攥着刚刚头鱼夹在他手中的纸条。

   

 

12.

头鱼倚靠在游戏厅的一面墙上。

  

  

  

“你来了 ”

“嗯。”

   

  

欲为谨慎的观察着四周。

  

 

此时头鱼直起身。

  

  

刚刚冷静的语气突然就崩塌了,他有点哑声。

   

   

“欲为啊,请把我的熊还给我吧”

   

他强撑着笑。

 

“沐木杀了抱抱熊!”

“他没有!”

  

  

欲为那双放在裤袋里的手紧紧握着。

   

   

“沐木是凶手啊!”

“他不是!”

   

“我已经把他查出来了!”

“欲为你被他骗了!”

    

“你  闭  嘴 !”

   

“他迟早也会杀了你的!”

头鱼开始大喊起来。

   

  

被愤怒和自嘲充满的内心似乎被魔鬼控制住了。

  

  

他的手从裤袋里迅速拿出来。

  

  

一把泛着凌厉寒光的匕首。

  

  

“欲为……!?”

      

  

手起 刀落。

猩红的双眼露出怒火。

13.

头鱼在被刺的一瞬间想了很多。

   

   

     

阿鱼。    

    

      

   

熟悉的声音迫不及待的冲进他的脑海里。

    

   

他突然想到了几年前抱抱熊隔着人流看他的眼神。

   

 

和自己内心的雀跃。

     

    

那是一对多好看的眸子啊,里面充斥着太多生动的情愫。

    

   

熊……

   

      

等我去找你……要等我啊……

万圣节没有文但是有画有糖有小沐木
(๑•̀ㅂ•́)و✧

【欲沐】谁杀死了知更鸟㈠

*第一次写这种题材的文写的不是很熟练


*不是很能把握人物的性格所以有地方看的奇怪请原谅!


*文笔不好但想被人喜欢的苏因在这里w


*披着恐怖游戏下的欲沐糖【我认为的】


*嘛希望大家看的开心


*最后表白欲沐!我超喜欢你们还有同是欲沐粉的孩子们qwq♡︎

    

   

  

01.


在所有人参与这荒唐的游戏的时候,每个人的反应都是不同的。

   

   

“游戏规则.

每天会出现一位“知更鸟”与一位“麻雀”,麻雀要杀死知更鸟才能有机会活下去,而“鸽子”每轮有一个先知者的身份,可以测一个人的身份,另外……”

   

  

“这个游戏关系到你们的生死”

    

  

“参与者:沐木,欲为,虚伪,老白,瓦不管,甜瓜,难寻,死神,奈文,游戏,alex,抱抱熊,头鱼,蓝胖子”

    

  

“半小时后请到中间的柜子抽取你的标签吧,第一轮游戏时间五天。”

    

     

“我们都认识,就不需要自我介绍了吧”

瓦不管最先打破了沉默。

   

“这是什么魔人游戏?”

老白面色开始变有点凝重。

   

 

“应该不会真的死人吧……”

胖子突然感觉全身发冷,他看了眼身旁的小沐木,却发现他似乎在沉思些什么。


那种神情他只见过几次,是小沐木非常认真起来时的态度。


欲为在桌子下握紧了沐木的手。

    

  

“别怕,我来保护你”

  

  

他轻声说着。

 

 

小沐木愣了下,随即轻笑了一声,也握住欲为的手。

   

   

  

“没关系。”

     

    

  

  

虚伪最先站起来。

   


“在这里干坐着什么也做不了,都出去看看获得些情报吧。”


其余人点了点头,便都离开座位去看看别的地方了。


这是一个很大的建筑。


全楼上下一共十五个卧室,都有数个卫生间,淋浴室等等。其他的地方相应的还有厨房,游戏室,放映厅等等这类常见的房间,还有个小阁楼,但是阁楼被锁着,沐木好奇的看过那个空隙,但看完后脸色突然变得惨白。

   

  

欲为担心的问着他,但是沐木一言不发,低头沉默着,但是欲为自己看那个缝隙的时候什么也没看见。  

   

  

其他人也是,仿佛那是一个只有沐木才能看见的第二世界。

   

  

半个小时过的很快。

    

  

马上大家就被里面召唤到大厅里了。

   

  

“接下来是抽号码吧?”

沐木突然开口。

   

  

欲为愣了一下,然后轻轻的安慰着他。

“是的,我会保护你的”

   

  

沐木这次没有说话。

   

  

但他握紧了欲为的手。

  

   

    

欲为亦是。

     

   

02.

   

   

抽号码不到两分钟就结束了。


每个人抽到号码牌后都心事重重,沉默的拿起自己的行李到了自己对应的房间号。


虚伪点了根烟,眼睛轻眯着。

   

   

   

总感觉哪里怪怪的。

  

   

  

老白催着他快点走,仿佛晚走一步就会有什么妖魔鬼怪出现。





只有欲为一个人停在大厅中,沐木和难寻他们打了一声招呼后就先上去了。

       



欲为怔怔的看着电视机上浮现出来的字符。

      

      

是沐木。

   

   

03.     

    

    

每个人都在自己的房间中打开电脑待命,直到那冰冷的电子音开始说话时才像是找回了魂一样。


他们紧盯着面前的电脑屏幕。


发到身份牌的一瞬间。


他们似乎才大梦初醒,这场恐怖的逃生游戏要开始了。

  

    

欲为在沉思着。

     

  

想好的那刻将手放在了鼠标上的同一瞬间,他的房门发出了有规律的敲门声。


他起身透过猫眼看了外面的人。


沐木不知道为什么浑身都湿透了,瑟瑟发抖的站在走廊上。


欲为看到这一幕时脑子里哐当一声后赶紧把房门打开。


沐木说他房间的淋浴室坏了。


自己喜欢的人就在面前了,欲为感觉脑内血管中血液倒流,有点喘不过气。


然后欲为想都不想的让沐木在自己房间里的淋浴室冲澡。


沐木微微低头,淌水的刘海遮住了眼睛,闪着诡谲的暗流。


欲为在浴室门关上的一瞬间将人放松了下来,瘫在柔软的大床上。


他本来想着沐木的事,游戏的事,和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


然后想着想着便睡着了。


沐木出来后看着睡着的欲为,将藏在宽大浴巾下的匕首拿了出来,一点一点靠近欲为的脖颈,但他的眼里闪过一丝惊惶的挣扎。


他无力的垂下手,匕首险险的划过欲为的衣服,他跪在地上,手趴在床上,脸深深的埋入床单中。


房内萦绕着无助的啜泣声。

    

  

欲为突然就惊醒了。

      

 

他起身看到了哭泣的沐木,又看到了手边的匕首,内心犹如惊涛骇浪。


同时还有一股幸福。

     

  

【沐木放弃杀他了】

【他的沐木不舍得他死】

     

     

他将沐木抱上床铺,然后抱着他一下一下的拍着他的背。

   

   

沐木哭的幼稚的像个小孩子,他蜷缩在欲为怀里大哭着,他气息不稳的抽泣着,紧紧攥着欲为的衣服,嘴里不连贯的一声一声叫着他的名字。

   

   

欲为感觉自己的心被狠狠的揪着,他轻轻的安慰着沐木。

   

  

04. 

   

沐木过了一些时间终于冷静了下来。

  

    “欲为……”

  

   

    “我……是‘麻雀’”